虫兔

一个伟大的人…噗ヽ(〃∀〃)ノ

【我流凯枫】真想在宇宙大爆炸之前谈场恋爱

要说他们。
是青春期的典型。
一个眼神都透着撒娇般躲闪,后面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百转千回的小心思。
拍戏的时候眼神做不了假,偏偏他还就做不好表情管理。
而人家姑娘清冷的很,却不是傲,更像是冷冷清清的一团火,阴天窝在地毯上打瞌睡的猫,顺着毛捋还成,看起来清心寡欲文艺少女。
但提到钢铁侠和霉霉也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少女迷妹。

怎么说呢。好感这种东西。

更像是没有来由的关注和注意。

未来太远太不定,承诺给不了,喜欢欢喜都要小心翼翼的才算稳妥安全,不至于哪天拖着人家姑娘也趟了浑水。

说起来,他想道歉来着,也确实道歉了,毕竟人家评论区沦陷十成是因为自己。微信发过去的对不起,抱歉了,删了改改了删,翻来覆去这么几个字儿也盯了不下半个点儿,忐忑的像抱着小兔子的发过去,然后继续陷入坐立不安,来回走晃得自家两个兄弟忍无可忍的关门离去,顺便留下一句“大哥你莫不是个傻子…”

而过了十多分钟,那边终于有了回信。

没关系。

他一直认为微信qq这些像是藏在深水海底的聊天工具是绝对安全的,至少对于他们这种隐私空间快要被挤兑没的人来说简直是无比安全的地洞,可以冬眠的那种。
朋友圈可能被视奸,但是私信可做不到。
但是就是这么安全的东西。
他也突然搞不懂。

毕竟是防空洞一样安全的东西。

她怎么也不能和自己多说几句呢。

年少时的男孩子有一个梦想,等到羽翼丰满,会当凌绝顶,在那个时候,让一些秘密见光。
那个时候。
他是王。
他只要宣布,只要祝福。
他的秘密不是躲躲藏藏遮遮掩掩,他的秘密是爱意是宝藏是未来可期。
现在呢。
现在想要保护的方法太少了,偏偏只有他最不喜欢的那一种,远离。
所以他不问她的关注为什么没有他。
这时候王队长觉得要被自己的成熟帅哭。
却也还是内心里暗戳戳的有些酸涩的希望——
那个人的目光所及,也有他一席之地。

收到一句回复,脑洞开到了万里长城的王队长被手里手机的震动吓得虎躯一震差点手抖。
点开屏幕他真的抖了三抖。
连带着刚刚在沙发上翻滚着纠结编辑“对不起”时翘起的头顶的呆毛都跟着颤了颤。

【演唱会,加油,综艺,加油,电视剧,加油,时装周,加油。】
【嗯,总之,各种各样都】
【加油。】
文艺少女式分句?
王队长翻来覆去看了十多遍。
按耐住想打谢谢!!!!!!!!!!!!后面拖上香飘飘奶茶能绕地球一周的若干感叹号,最后按住心里的小兔子。
干嘛?
当然是语音。
男孩子的声音划破夜空和窗台边挂着的风铃一起响起,绿色的长达45秒的语音。
因为莫名其妙的评论她分明还有些看不开的委屈。
这么一闹搞得她更委屈。
【电视剧,加油,电影,加油,杂志拍摄,加油。】

【张子枫,加油。】

她委屈死了好吗。
有些情感处理起来果然很难,对于一个还没长大15.6岁的姑娘来说,莫名其妙的谩骂和恶评就好比青春剧里的校园暴力,而偏偏的,因为是现实,因为毕竟是现实,她生活在这个圈子,不会有英雄。
她也不傻。

但怎么说,谁都有些不现实的少女心。
谁都希望,出现在被恶作剧的同学浇了个透心凉的姑娘面前,是她的男主。

站出来,不可能,这圈子太复杂。
谁不过都是在织网,演观众最爱看的那部剧,卖弄最受宠的人设,这张网上有利益的无限结点,每个人像是风雨飘摇的一叶扁舟,总觉得要在所谓的浪潮中乘风破浪,恨不得用上所有的锦囊所有的buff加持,哄的观众欢天喜地,永远演观众最爱看的戏路。
跳梁小丑一样的。
你站在银河系的角度想一想。
月球和太阳看着这些自以为是的乱八七糟的舞台剧,就像楚门的世界一样。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
【总有一天他会踏着七彩祥云来接我。】

而戏里戏外的我们,喜欢把总有一天叫做另一个名字。
未来可期。
她最后在看到少年隔了半天发过来的下一条消息后。
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少女带着浓浓的鼻音嘟囔着

“真想在宇宙大爆炸之前谈场恋爱。”

现在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那时你只是你,我只是我。

王队长:要相信一切都会是,有朝一日,如期而至。
                 晚安。

评论(1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