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兔

一个伟大的人…噗ヽ(〃∀〃)ノ

【龙樱】期前收缩(下)

上篇

中篇

(六)

 

周六。

 

难得的休息,龙崎医生终于可以歇歇自己高速运转了一周的大脑。

 

她坐在之前初中时和网球部一起庆功来过的拉面店,盯着桌子上插着满天星的圆圆花瓶出神。

 

“等很久了?”

 

“啊,没有,我也是刚到。”

 

越前把手机放到桌上,低头对上她的眼。

 

他口罩还没摘,眼睛却似有若无的弯了弯。

 

龙崎樱乃现在无比守时,因为年会迟到是要到科主任办公室罚站的。

 

“怎么想起来这家?”

 

他以为她可能会选回转餐厅之类看起来景色好又带点儿所谓浪漫的店。

 

“我们初中不是常来嘛,河村前辈家的寿司店人太多了,所以就挑了这家,而且这家新出的菜品很棒哦。”

 

龙崎一边说着嘴角就弯起来,伸手把菜单推给他,指了指新出的推荐,“这个真的很好吃!”她眼睛亮亮的,越前突然想起给卡鲁宾投食时猫咪的那一汪星辰大海也是像这样亮晶晶的。

 

沉溺。

 

“那就要这个。”

 

“龙崎,要喝什么?蔓越莓还是西瓜汁?”

 

龙崎看着他,抿着嘴笑得更开了些。

 

“龙马君,你开车来的?”

 

“那还是葡萄味的芬达?”

 

“恩。”

 

他不太明白。

 

等到看着眼前的女人随手扎起披散在肩膀的头发,连带着落在肩上的碎光也被梳起在发梢跳跃,她起开易拉罐咕咚了几口之后,他才知道那人点了啤酒。

 

 

 越前突然察觉到了10年的距离。

 

 不是无形放大的鸿沟,不是不了解和不熟悉,而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成熟,如今放大了摆在他眼前,像是把他之前建立的对她的所有印象要在短短不到3个小时的见面里重新翻新,而他还必须消化。相比起作为体育明星经常出现在电视报纸网络上的越前龙马,普通的骨科医生龙崎樱乃更为神秘。

 

而且足够让他手足无措。

 

长大后的他们,彼此往来的邮件也不过是简简单单的普通问候,想要了解越前的近况,上网打出越前两个字后面马上自动联想龙马,从出生日期到赞助商女儿的莫须有的绯闻,上万条的搜索结果只有你想不到,没有记者编不出来的,行程可以查,具体的个人爱好可以看采访,虽然越前选手因为性格原因确实没有几个采访。

 

但是龙崎小姐,连一张照片都找不到。

 

越前有官方的ins,龙崎关注着,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因为头像是朵樱花,po的日常又太过明显,很容易就被某人揪了出来,官方ins他基本不怎么看的,于是一个字母数字夹杂在一起的乱码小号关注了Sakura-R 的账号。

 

翻遍了所有的相册,没一张自拍。

 

他根本不知道她剪了头发。

 

也不知道她学会了喝酒。

 

突然就觉得生气。

 

他越来越觉得有些事如果不快点解决,之后和龙崎的每次见面自己都会产生一些根本没有理由还没有发泄渠道的不快。

 

越前从她手里接过她原本要放回桌上的啤酒,顺便把自己面前的芬达推到对面。

 

“龙...马君?”

 

“你喝这个。”

 

“不是开车了吗?”

 

“...没。”

 

开了是开了,让堀尾开回去就好,不就是赛琳娜的手机号,给他就是了。

 

论如何出卖凯宾的妹妹和使唤堀尾。

 

越前可以出本书。

 

 

接到短信的堀尾君有些懵逼,但看见赛琳娜这仨字儿也就四舍五入的觉得非常值了。

 

他看着易拉罐瓶口沾上的一点淡淡的粉红色,瞥过她的唇角,开始有些笑意,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

 

樱桃味的啤酒。

 

不错。

 

(七)

 

 “怎么剪了头发?”

 

 中午的太阳从云层里探出了脑袋,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热了起来。

 

龙崎上午出门时还是阴天,就只擦了防晒,没带遮阳伞,她抬起头看他,只觉得太阳亮的实在是晃眼睛,抬手遮着刺目的光“啊...头发啊——”

 

之后周围就暗了,陷在了一小片薄薄的阴影里。

 

面部的光被遮挡,突然远离了太阳的炙烤瞬间凉了下来。

 

她看向他。

 

“戴着。”

 

25岁的男人越发的棱角分明起来,那人逆着光,墨绿的发尾被光勾线晕染,被帽子压翘的头发显得有些可爱,他把戴着红色R字的白色棒球帽扣到了矮自己一头的女孩身上。

 

他目光落下来的时候,她不知是有意无意恰好偏开了脑袋。

 

深呼吸。

 

捂了捂心口。

 

期前收缩。

 

“谢谢...可是龙马君你不——”

 

“我戴着口罩。”

 

然后龙崎樱乃抬起头重新看向他。

 

脸有些热。

 

夏天的风叫嚣着裹杂着全部的热气流扑到了脸上。

 

“长头发有些麻烦,洗起来很麻烦,工作也不方便。”

 

“龙马君不也说过我‘头发太长’吗?”

 

他不太记得自己说过这话,如果说过,他有些想给当年的越前来一个25岁进阶版的外旋发球。

 

“不好看啊?”

 

龙崎侧身朝他探了探脑袋,绯色的眼眸眼尾好看的上翘着。

 

“...没有。”

 

越前被25岁的龙崎越来越直球的问题弄得有些失措。

不自然的转移了话题。

 

“工作...一直都那么忙?”

 

“差不多,不过龙马君你回来那天刚好是我们科的急诊夜班,所以就更忙一些,没能去接机真是很抱歉,你在机场等了很久吗?”

 

1个小时你说久不久。

 

“没有。”   

 

隐隐有些气鼓鼓。         

 

说实话他快有些撑不住了,就是莫名其妙的快要气到爆炸。   

 

10年后的龙崎像是翅膀硬朗的鸟,无时不刻准备呼扇着气流给他暴击。

 

而本人微笑和善完全不自知。               

 

“啊对了,那天的奶茶真的很谢谢了,明明你是客人还——”

 

“龙崎——”

 

“是?”        

 

主导权的反击战。

 

越前活了25年,他第一次觉得憋屈的要命。

 

“龙崎。”

 

他在她面前站定。

 

“是...?”

 

走近一步。

 

“龙崎医生。”

 

“是....?怎么了,龙马君?”

 

他又走近一步。

 

她开始想要后退,却还是克制的强忍着站在原地。

 

“龙崎樱乃小姐。”

 

那人一直都是清冷的少年声线,过了十年也不过是更成熟了些,音色却始终没变。

 

龙崎樱乃听着他叫自己的名字像是一个瞬间所有画面的白粉滤镜都被打碎,原先藏于薄冰之下的记忆刹那间色彩鲜活。

 

无数个熟悉得不得了的夏天又慢慢浮现。

 

她要后退。

 

自尊什么的现在顾不上。

 

他抓住她的手,没让她退。

 

龙崎樱乃小姐迅速抬起另一只自由的手挡住自己的脸,牙齿不由得咬着下唇。

 

他有些想笑,但是忍住了。

 

越前低下头快要蹭上她的鼻尖,扯下她挡的手。

 

【番茄——】

 

像极了十年之前带她去修球拍的那次。

 

只不过自己比起当时更加通透些,或者说通透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越前看着她咬着嘴巴唇下红了一片,皱了皱眉——

 

“别咬了。”

 

 

“我下面说的话,你一定要仔细听,大概...绝对没有第二遍。”

 

他沉默了几秒像是在做准备——

......

 

“那天在机场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但是你没有来,回来的日子只告诉了你一个人,没别人知道。”

 

“在值班室看到你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啊——原来真的是医生啊’的想法,一瞬间有些寂寞,因为你开始发光了,那种自然而然的恒星的光。”

 

“以为你喜欢蔓越莓或者西瓜汁,因为之前你从没喝过酒,什么时候学会的姑且不谈,但是这种变化我觉得莫名的不爽。”

 

“头发...不管变成什么样,以十年前双麻花的巅峰基准来看,不好看应该不太可能,但是最好看的样子果然还是麻花辫。”    

 

“ins十年前我关注你了,找不找得到看你的本事。”

 

“口红,很好看。”

 

 “最后——”

 

他眼眸垂下去,看着她忍着眼泪,被他抓着的手却死死的揪着裙摆,嘴巴上的唇釉在光下带出亮晶晶的粉色,突然就奇妙的和10年前递给他毛巾素面朝天的女孩重合。

 

即使剪了头发,穿了高跟鞋,会喝啤酒,业务熟练。

 

却也还是那个对着他会脸红,温柔的不得了的龙崎樱乃。

 

“龙崎,你啊——”

 

越前叹了口气,语调却莫名的软下来。

 

“还差得远呢——”

 

他低声说着,欺上她的唇,连同她小声嘟囔的“狡猾”悉数吞进这个吻里。

 

“迟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

 

“一直在等,谢谢你。”

   

 

25岁的龙崎樱乃,会红着脸,踮起脚亲上那人的脸颊。

 

 

“这是回礼,越前龙马先生。”

 

(八)

 

龙崎回掉了妈妈催促相亲的短信,然后告诉妈妈放心,她一定能嫁出去的。

 

龙崎樱乃的心脏在经历了那一日的过山车之后,抗打击能力越来越强,不变的是见到某人时的心跳漏拍。

 

她惊讶他那一天说的话,感觉比这十年加起来对她说的话还多。

 

却也正因为这样,她终于可以给自己的单恋或者说双向暗恋画上句号。

 

总要有更加勇敢的一方。

 

而越前的勇敢在她这里就被夸大了100倍。

 

如果你不说,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比起我,你的心思才真的是难猜的不得了。

 

她所有的不甘听他说着说着,就觉得不那么委屈了。

 

最怕的是你明明知道我其实还是在意,还是喜欢,却仍旧吊着,什么也不说,只是不自知的暧昧的不停给着希望。

 

我真的,已经明显到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了。

 

龙崎翻了翻自己ins的粉丝,最后轻而易举的找到了那个乱码。

 

因为那人的头像换了,是自己入职时拍的照片,不是原始的电子版,模糊的像是从哪里拍下来又截上去的。

 

她拿着手机挡住了自己又开始红起来的脸。

 

“龙马君真的——一如既往狡猾的不得了。”

 

那是越前那天从医院回来的时候路过科室医生介绍的展板,凑近了拍下来的。

 

也是他第一次在自己手机里存了别人的照片。

 

之后?

 

 

之后就都是那个人的照片了。

 

对了还有合照,带猫耳朵的那种。

 

(九)

 

很久很久之后,久到卡鲁宾有了“妈妈”。

 

龙崎有次问他,有没有有时候觉得心脏不舒服,心内现在开始免费普查。

 

他看着在厨房烧水的女人,放下手里的报纸。

 

“有时候。”

 

“啊?什么时候?”

 

“见你的时候——”

 

他走过去环住那人的腰。

 

“龙马君——!!”

 

“漏跳一拍?”

“是期前收缩才对吧,龙崎医生。”

 

(十)

心动嘛,谁不是呢。

fin

 

评论(1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