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兔

一个伟大的人…噗ヽ(〃∀〃)ノ

【棠亭】山水不知(一)

山水不知(一)

 

这是袁小棠第三次提起九公主。

 

三天之内提了三回。

 

“九公主的异色瞳好漂亮~”  

“粉色果然适合她,无敌可爱。” 

“肤白貌美大家闺秀,骨子里还透着些活泼的灵动劲儿,虽说小时候也挺可爱的,但现在更可爱,不错,我喜欢。”

 

  方雨亭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

     

  九公主。

 

她见她的第一眼,心下便了然——不愧是当今圣上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没有盛气凌人的架子,完全就是十四五岁的少女,贪玩机灵活泼可爱,像每个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一样,带着些小任性的娇蛮,见着自己藏在心尖尖上的人会眉眼弯弯面若桃花,一举一动都是轻快单纯,像是初春穿梭在林间的风,纯的只带着林子里草木清淡的香味儿。

 

低头看了看自己磨出了硬茧的手。

 

她说不上来。

 

抬头就看见袁小棠像是人贩子似的凑过去围着九公主打转转,转的她心烦。他就像是见着了新奇玩意儿的小狗,尾巴恨不得摇到天上去。

 

方雨亭叹了口气,收回自己的手,走上前去赏了自家青梅竹马一个爆栗,顺便为冲撞了人家姑娘道歉。

 

“啊,没关系的,我和小棠哥哥小时候见过,不用太拘束的。”

 

姑娘明眸皓齿,在日光之下的粉色纱衣透着薄薄的暖意,轻快的笑着摆了摆手。

 

噎得她没话说。

 

她没想到的是,这小子回来会絮絮叨叨个没完。

更没想到的是,他们小时候就认识,她从来都不知道。

 

她以为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彼此的生命中都会有对方的参与,都会有对方的印子,或多或少,或深或浅。多年之间形成的心照不宣,更像是无形之中签下的契子,时间作刻章,岁月当证明,无所嫌隙,知无不言。

但果然。

 

非也。

 

她甚至是理解的,并且可以接受的,只是比起不甘和所谓的带着些矫情自怜的三两失落,她更多的是,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方雨亭突然就懂了,为什么自己那时因为做任务不得已穿上的水蓝色袄裙,他撞见却只是愣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了四个字“不适合你。”

 

那件裙子本就是个意外。

 

是女孩子的东西。

 

她再也没穿过。

 

带着漂亮绸缎和流苏的广袖纱裙,她更是不敢碰。

 

偶尔和黑玉组的姑娘们一同小聚,路过布匹店,她总是有意无意的会瞟一眼那些绸滑漂亮的纱织料子,最后选的还是素净得不得了的纯色布料。

 

不适合。

 

她很少这么想,但是看见九公主,她突然明白了不少。

 

“女孩子果然就要像九公主这样的,你说是吧小亭子~”

 

第四天的话题依然绕不开。

 

袁小棠来的时候她正在整理黑玉组的公文,之后某人就非要赖在她身边不走,她期间附和了他无数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诶我和你说——老来咱家院子里的三花猫要生宝宝了,你说她能生几个?”

 

“不知道。”

 

“小亭子,你说今年中秋老爹能不能放假啊,他这两年忙的团团转一次都没休,圣上也不给几天假,简直在当牛使,最近国事这么繁忙?”

 

“不知道。”

 

袁小棠也不在乎是不是有人搭理他,翘着二郎腿自顾自的扒着橘子,一边把橘子瓣往嘴巴里送,话茬儿也不带落下的。

 

“对了,小光说今年中旬能回来一趟,到时候可以继续去他家蹭吃蹭喝了,老实讲他其他方面比本少爷还差一点,也不如本少爷帅,但厨艺真的一流~”

 

“戚将军好不容易能回来休息一阵子,你还是别去叨扰人家了,想吃什么我——”

说到这儿,她笔一顿,想起自己被袁小棠万般诟病和嫌弃的厨艺,转了话锋——

“让府上的吴伯给你做,驻守边关本非易事,还是让将军好好休息的好。”

 

袁小棠没应声,她也不去瞧他,继续看着没批完的公文。

 

他又拿了个橘子,抛起又接住,摩挲了好几下才扒开,他把白丝摘干净,掰了一半放到她桌上,天气本来就阴,看着快要下雨,她还是穿着黑色的官服,这橘子成了书房里唯一明晃晃的颜色。

 

她依旧没看他,手里的毛笔不停的在纸上走。

 

“你还挺关心他。”

 

少年吃了瓣橘子,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

尾音带着些撒娇的不满。

她装作没听见,打嘴仗毫无意义。

 

“说起来,小光和九公主还有婚约来着,不过人家没看上小光,不是我说啊,这姑娘啊真的越漂亮眼光就越高,不过女孩子果然就要像九公主这样的才够可爱,你说是吧小亭子~”

 

“恩。”

 

“不过圣上指下的婚也未必合适,还是由将军和公主自己考虑自作定夺才是,九公主那么讨人喜欢,日后也一定能许个好人家。”

 

方雨亭停了手里的笔,批完了最后一份公文,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人吃完了最后一瓣橘子,从椅子上蹦下来,擦了擦手凑到她身边,“你觉得小光应该找个什么样的姑娘?”

 

耳畔绕的都是那人的橘子味儿,她伸手想往一边巴拉巴拉他,反倒被少年抓住了手,弯下腰倏而的靠近,唇快要蹭上她的耳朵——“什么样的,嗯?”

 

他声音沉下来,柔的像落在静水湖面的羽毛。

 

扰了心,扫的痒痒的。

 

她被那人攥着,整个人像是被他从身后柔柔的环住,脸有些热。

 

方雨亭搞不懂自己青梅竹马越来越跳跃的脑回路,但心下也明白,若是不应付了这个问题,他还是会死乞白赖的缠着自己,她单手理着批好的纸页,归置好毛笔和砚台,偏过头去看他。

 

“知书达理,端庄稳重,又带着点活泼可爱的姑娘。”

 

“懂他,等他,陪他。”

 

“能不能帮上忙反到不那么重要,就是这个姑娘,一定是能让他卸下全身武装盔甲,在她面前只做他自己就好的人。”

 

“这样的人就挺合适的。”

 

这个问题她想过,因为戚将军问过她。

 

所以应付出来并不难。

 

手被握得有些疼,她伸手去挣,却撞见他眼中有些莫名的情绪,一时间怔住,只是在这段莫名其妙的沉默里周遭的空气蒸腾着雨季带着些闷潮的水汽攀上了她的脖颈。

 呼吸竟有些困难,牵的胸口生疼。

半晌反应过来,方雨亭用空着的一只手砸了那人的脑袋一下,这才站起来。

 

“有空问这些无聊的问题不如帮着指挥使打打下手,这样指挥使才能有假期啊。”

 

 她匆匆忙忙的出了门。

 

书房里的少年倚着桌案拿起桌上她没动的那半个橘子,吃了一瓣。

 

皱了皱眉。

 

“真酸。 ”

 

TBC

各位产产粮吧【哭泣】,腿肉真的不好吃o(╥﹏╥)o

评论(14)

热度(63)

  1. 不执虫兔 转载了此文字
    这位太太是天使吧!!写的棠亭实在是太带感了,这种不肯明说的酸酸甜甜的暧昧真是太好吃了!!!(*ˇω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