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兔

一个伟大的人…噗ヽ(〃∀〃)ノ

【我流凯枫】一点透视

【一】

他最近忙的很。
就像她获得金马提名短暂的开心过后仍要起早贪黑赶去拍戏那样。
两人的日常琐碎而繁忙。

因为之华刚上映,她这两天接受了很多小的采访,说真的,个人采访真的比较放的开,偶尔涉及到一点儿苗头不对的问题她可以很果决的拉自己老哥来挡枪,顺利的应付了所有的送命题。

越长大烦恼越多。
也许是演艺人练就的本能,在对方问到“有过暗恋吗”的时候,她的“没有”马不停蹄的接上那人的最后一个音节,甚至连问号出场的机会都没给。

暗恋吗。
开玩笑,这种题的标准答案就一个。
业界准则。

但她觉得自己比想象中要活的自由自在。

就算骨子里带着任性像傲娇的猫咪那样偷偷藏起自己最喜欢的一团毛线,只敢趁没人的时候拿出来,表面上她也可以装的稳重安静清冷寡淡。

她私下里有看过他的新剧。
在心里偷偷肯定对方进步很大的演技,至少现在演什么像什么,没了小别离那时念台词好像背课文的尴尬。

家里还没供暖气,她穿着珊瑚绒的睡衣裹着小毯子捧着一袋呀土豆,看着pad里的某人越来越稳定的发挥还有隐匿却自然清淡的感情线,她舔了舔手指抓起抱枕陷进了沙发里。

为他高兴是真的。
演技台词都是肉眼可见的进步。
怎么会不高兴。

门口突然传来声响,她麻利的息屏随手扯过旁边的杂志摊开。

“子枫,水果放到这边了,你记得吃啊,我去超市一趟。”

“ok妈妈,爱你❤”

少女手指灵巧的比了个心。
眉眼弯弯软甜的就像冬天游乐园里卖的粉色棉花糖。

等到门重新被关上,她却没再碰扔在旁边的pad。
她有时候搞不懂。

她想不明白。
同样是合作。
为什么。

她就需要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参加综艺都要搞一出好巧不巧的完美闪避。

她知道是保护,她也愿意保护自己。

所以表现出来就是微博不关注,日常不关心,生日不祝福,采访说不熟。

【哇子枫妹妹实力避嫌了我的妈】
【用生命在拒绝和顶级流量扯上关系】

她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和对方合作了四次。

你看时间多会开玩笑。

等到她和他真的成了快要平行的线,那些粉丝也成长起来变得成熟稳重自觉不给自家idol招黑,她之前微博下面那些糟糕的不得了的屠版评论并没有出现在这次合作的姑娘身上。

偶尔有。

人家丝毫不惯着直接怼了回去。

大部分是非常理智和客观的评价。

她突然觉得委屈。

该怎么说这种莫名的情绪她不清楚。

外界给她的评价很高,演技在同龄之间也是有目共睹的优秀,她像一个一心扑在演戏上的老艺术家,这么说倒也没错,但是另一方面——

她今年17岁。

女孩子。

没有暗恋。
更不用谈喜欢。

她没仔细考虑过这些,一切都像是未开化的蒙昧状态,既然他们在雾里披着水汽一点儿都看不清楚那她干脆就不去看。

反正也没什么。

几年前小别离埋下的浅浅的种子,被放进上了水雾的玻璃温箱,它还在生长,只是主人下意识的不闻不问不去管,放任它自由自在。

张子枫。
是个演员。
是天赋与努力并重的实力派00后演员。

她是真的只想演好戏。

一路走过来她早就熟稔如何有时效的进入角色然后再从里面抽离,但偶尔也有不成功的情况。

因为太像。

因为都是同龄的孩子。

演戏像玩耍,校园就是日常。

她在那段时间里第一次体会到了一些小说还有营销号安利校园剧的时候,经常说的那种,看见那个人可以开心一整天的奇妙心情。

她可能更压着一些,开心的不明显,表面一马平川毫无波澜,内心最隐蔽的角落偷偷的冒出橘子汽水酸甜的气泡,就几个。

这几个足够让她平凡忙碌的日常多些色彩。
可是她也足够清醒。
根本用不着评论区并不善意的提醒。

她相信自己可以短暂的投入那自然也可以做到彻底的抽离,如果不是他们合作太集中的话,她能做得更好。
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看着导演都不敢明示的所谓的感情线对剩下的大半包薯片没了胃口。

【你可演的真好。】
少女头顶扎起的小揪揪传达着主人略微不满的电波直直的翘起来一撮。
她咬薯片的声音咔吃咔吃越来越响。
【比当时和我演的时候好多了。】

17岁的。
女孩子。

她没有嫉妒对方合作的姑娘的意思。
只是羡慕她,毕竟自己没机会在他演技进步后和他搭戏。
躲都来不及。

可现在她在动摇,自己躲,究竟有没有意义。

【二】

他忙得晕头转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躺在自己的床上不省人事三天三夜,然后顺带放个为期一年的长假。

2019年王俊凯暂停营业。

咳,开玩笑。
这么搞小马哥会哭的。

他一直想去日本度假。
拖某人的福,他现在对夏天所有的印象都是马卡龙薄荷绿的色调。

之华他后来私下里看过了。
今天也是对张老师的演技佩服的五体投地的一天。

他偶尔会看她的采访,但是实在是太忙腾不出时间看完整。
从最开始的失落到现在已经习惯对方的疏于回应,已经过去了两年多,他日渐成为一个情绪稳定的成年人。

一开始以为是时间的问题。

但和她不一样的是,一旦他发现把这个锅甩给毫无过错的岁月是不对的,他就真的可以在心里偷偷承认,至少能对自己诚恳。

他有过一瞬的难受。
发布会的时候,他进一步。
她就退一步。

当时看见她的高跟鞋往后撤的瞬间,他脑子里突然跳出来三个字。
没用的。

他不是不知道她因为这几次合作受了多少委屈,对不起说再多遍他也还是觉得弥补不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不会因为他的迈进就缩短的这个事实他很早就知道。

他犹豫过,困惑过。
他可以和新合作的姑娘互相关注但是始终错过关注她的时间点。
牵扯到她的所有心思是藏在巧克力奶茶里的椰果和珍珠,是所有删掉的搜索记录。

她和其他人的不同在于。
出现的早,然后就呆在这里不走了。
他怎么赶也没用。

所以就算知道她会退,就算知道距离只靠单人努力并不会缩短,他也仍在向她迈进。
绕了十八个弯也好。
位移的终点始终是她。

要不然你以为19岁生日会唱的歌是随机数字表法挑出来的?

现在不可以
那就来日方长。

现在做不到
那就有朝一日。

他真的相信这四个字

【未来可期】

走着瞧。

他们不合作,没交集,好像平行线要一走到底。
他却知道他走的才不是平行线。

如果硬要给个名字,这叫一点透视。

【三】

2019.9.21

【生日快乐🎂】

她给他发了消息。
生日一直都有祝福,但是在明面上是不可能的。

即使发之前会斟酌很久,她最终发出去的还是这四个字。

这四个字就足够让对面的人高兴一整天。
其他的两个兄弟总觉得大哥要在今天把一年份儿的疯都发完。

他是真的高兴。
因为这是勇敢。
她小小的勇敢可以被他夸大一百倍吹上天。

他不在乎对方get不get的到自己暗戳戳透露的隐晦的小心思,但是那人任何的主动都给他迈出的下一步注满了勇气。

不说披荆斩棘,再打一波恶龙是绝对没问题。
这样就离见到公主又近了一步。

你可以拿着气球站在一朵小象形状的云彩下。
热的话就在路边买个草莓冰激凌。
其他的任何事都不用担心。

由我来。
走向你。

他回了谢谢之后那边隔了一会儿又发来一条消息。

【天坑鹰猎很好看,加油鸭!】

他因为这部剧得到了很多肯定,也确实学到了很多。
但没有哪次像现在这样。
她的形容词简单的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修饰,比不上任何一篇团队发出的通稿,仅仅三个字。

很好看。

就让他觉得在零下三十度里经历的一切全都值得。

即使这个评价迟来了半年。

他可能是高兴的有些不清醒。
好看的手灵巧在九宫格上一通乱点就摁了发送。

【能送我个生日礼物吗?】

张子枫收到这条有些无措。

【额…抱歉,我没有准备…】
【要不你把地址给我,我挑好给你邮过去?】
【有什么想要的吗?】

她连着回了三条。

从前的生日他们也不过简单的祝福,然后谢谢就结束,不会多说任何可能造成误会的无关的话,最多最多再问问对方的近况,要礼物这种情况基本不可能发生。

他们之间的距离她掌握的太好。

所以这条消息发过来,她真的没想过,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觉得关系没有那么近。
但奇怪的是他要礼物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她仔细读了读自己发过去的三句话,竟读出“朋友”的意味。

更糟糕的是,她意识到自己开始不想再维持这个距离。

我们看起来无常无交集的平行线日常。
其实是一点透视。

需要足够多的耐心和时间,熬过每一个结冰飘雪的寒冬,走过无数个蝉鸣灼热的酷暑,冲出各种各样飘忽虚浮无中生有怀疑谩骂的迷雾,躲过四面八方隐匿拐角掩在围墙之后的闪光。

我才能光明正大的牵你的手。
我才能在盛大的舞台之上耀眼的灯光之下,被热闹欢呼簇拥着喊你的名字。

我才能让之前偷偷做过的种种有迹可循通通见光。

我才能让他们知道,我从来走的都不是平行线,这条线一直都有着微小的斜度,它让我有机会走近你即使你是直线也没关系。

年少时的感情单纯执着又偶尔无常。
他偷偷的忍下把最初的纯粹聚沙成塔,搭建海边的沙堆城堡,偷偷的用可能范围内所有的力量让自己为了交汇走出的每一步都印记分明,直到真的能带她去他们曾经去过的海边。

给她一座真正的城堡。

【有什么想要的吗?】

【我微博可以关注你吗?】

这是19年我最想要的礼物。

她愣了一下。

然后眼睛弯弯的回过去一个字——


【嗯。】

Fin

评论(18)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