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兔

一个伟大的人…噗ヽ(〃∀〃)ノ

【梁山】外愈(二)

【三】

 

开始时梁湾和科里的护士聊天,说起张日山和之前的五个有什么不同,梁湾想了想挑出来两点,第一个是五十年前的套路用在今天没有违和感让她很是惊奇,另一个是不为所动,稳的一比。

 

 

就是老僧入定的那种沉稳感让五十年前的情话听起来也有些动心。

否则“多喝热水”这种必须吃个托马斯回旋的禁忌用语为什么他说出来还安然无恙,除了因为梁湾是个医生知道多喝热水确实没错之外,还有就是让小梁医生一眼沉迷的那张脸,以及沉着稳重的低音炮起了作用。

 

 

张日山是真的稳,不达目的不罢休。

梁湾最开始是想看看他什么时候能对自己坦诚一点,后来发现对方根本没这个意思。

 

你就算想套话也多少要用点心吧,张先生。

 

后来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多到梁湾刚从古潼京回来的那两个月以为自己生活在平行世界。她缓了两个月开始重新投入工作,甩病历出诊加班办出院,梁医生的生活逐步回归正轨。

 

 

那之后有护士问起张日山的事,对方用的还是“男朋友”这个措辞,梁湾也不过笑着摆了摆手“早分了。”

 

“下次有好看的介绍给我啊。”

加一句缓解对方的尴尬。

 

 

她活了三十年,被劈腿也好,被骗也好,拉出去约会被自己男朋友介绍成姐姐也好,张日山这回,她是第一次实实在在的把自己折了进去。

 

梁湾最开始以为这不过是成年人之间的博弈。

 

只是她没想到,对方不是成年人,是老年人。

 

自己存的那点儿心思再不单纯也比不过一个见惯了人世浮沉海田变换的老爷子,她只有栽跟头的份儿。

 

 

梁湾总是想不通。

 

她自己无依无靠三十多年,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心捧出来放到一个人的手心,那人没把它捏碎,只是笑了笑重新还给她,一句话都没说。

 

她却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不要。

 

捏碎它不过是毁了,成了碎片而已,以后的替代品可能比普通的心脏更为脆弱,更不堪一击,又或者筑起铁壁铜墙,更牢固,更坚不可摧。

总之结构上一定有了变化。

 

但还回去不一样。

还回去说的是,我不稀罕。

 

那颗心脏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完好无损正常跳动,60-100次/分正常窦性心律,心电图上一个异常波形都找不到,所有人都觉得这颗心再普通再平常不过。

 

可只有她知道。

它永远丧失心动的能力。

一辈子规矩整齐的窦性心律,没有一次长空万里突然回眸时的期前收缩。

 

 

梁湾始终想不通。

利用怎么样都好,但是这种方式,让她整个人全身心自觉立正成为棋子的方式,她即使告诉自己一万遍是她傻是她蠢笨分辨不出来,也还是觉得别扭。

 

梁湾知道那人也是温柔的。

 

和黎簇不一样,黎簇暖和和的像个小太阳,眼睛清亮的看见什么就是什么,不撒谎也不算计。那天下雪,黎簇红着鼻头咧着嘴笑着出现在她门口,她赶紧把他拉进门让他先暖和会儿,少年却在门口一站,没打算换鞋,只是甜甜的叫了一声“姐——”

 

尾音拖得长分明在撒娇。

 

梁湾立马警惕起来,抱着臂看这小崽子要搞什么幺蛾子。

 

“姐,你有暖宝宝吗?能给我几个不?”

 

“???”

“你这么冷吗?”

 

“不是,你一会儿就知道啦。”

 

梁湾跟着他下了楼,他从楼梯口的角落里抱出来几只小猫,估摸着也就两个月大,老猫不在,几个小家伙就蜷在一起取暖,毕竟是冬天。

 

 

黎簇就和照顾孩子一样,小心翼翼的把它们捧起来抱在怀里暖和暖和,拆开暖宝宝一字排开,等到暖宝宝热乎了才把它们放上去,挪回角落里。

 

她突然就想起来,他们还维持着虚假男女朋友关系的时候,张日山来接她下班,临开车前总要望望车底,她一开始没搞懂为什么,直到有一天她又因为加班让他等了好久,慌慌张张的换了衣服跑出来,却看见他蹲在地上从车底抱出了一只猫咪,他把它放在地上一板一眼的说着“别乱跑了,我马上要走了。”

 

刚想放开手,猫又要往车底钻。

 

他抬头看了看铜锈色的天和纷纷扬扬落下的雪。

张先生叹了口气。

 

九门协会张会长用笨拙的手法把猫咪抱起来,雪地上落了几个梅花印,猫爪上沾的雪落到他的毛呢西装上,洇了几块暗色的水渍。

 

梁湾躲在柱子后面看他一手抱着猫,一手艰难的去拉车门,不小心笑出了声。

 

于是两人,一猫,面面相觑。

 

即使是现在,梁小姐都不得不承认,在昏黄路灯之下,漫天飞雪染上橘色的暖光,天空像是撒着透亮的碎片,纷纷扬扬好看的不像话。

就在这样的布景下,张日山穿着合身的毛呢长西装,手被冻的有些红,手指间溢出猫咪毛茸茸的毛,他就这样抱着猫咪转头看她。

 

男人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想放下又怕它又钻回去,抱着猫的手僵在空中放也不是拿着也不是。

 

那人是古板惯了一丝不苟甚至现在还用着手写输入的会长,却总是在某个瞬间可爱的不得了。

 

那个场景她估计能记一辈子。

 

【四】

 

梁湾一觉醒来头有些疼,她做了一晚上的梦。

 

梦里什么都有,从和吴邪黎簇初见梦到张日山古潼京,搞得她一大早就没了好心情。

 

她给自己弄了点面包牛奶,吃完早餐化了个好看的妆,前前后后的换了几身衣服终于挑定了一套,喷了点香水,看时间差不多就直接出了门。

 

护士长给她发的地点是个咖啡主题的餐厅。

 

短信里只有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以及几号桌,对方姓什么叫什么,做什么工作,多大年纪,她什么都不知道,护士长说是她表姐的远房亲戚的朋友,长得好看的很,毕竟他们大外科护士长的品味很好,又充分了解梁湾的审美,小梁医生也没多想。

 

毕竟是自己人。

她给护士长发了条微信。

 

【姐,对方叫什么啊,我一会儿怎么称呼人家?】

【姓张,你叫他张先生就行。】

 

woc阴魂不散???

她梁湾这辈子都要和张家纠缠??

 

想回家。

 

但是没办法,组织关心人民群众的生活,为了和上层搞好关系,小梁医生没得选。

 

她推开店门,看向九号桌。

她只看了一眼就退出来,马不停蹄的往回走。

 

她怎么认不出来?

这世界这么小?

张日山这是出来体验生活?百年的履历没有加上相亲这一项不够完美??还是说九门看他孤单太久担心他觉得人间不直的??

 

自家护士长的表姐的远房亲戚难道是吴邪?

 

可以了。

到此为止。

 

梁湾越走越快,走到地铁站门口突然停下来。

 

她还是生气。

如果说有错的话,错也不在她这儿。

但凭什么躲的是她?

 

张日山这么严谨周密一丝不苟的老古董,他能答应相亲就说明知道相亲对象是谁,她太了解他,收集资料的本事大的很,有这资质在8102年能当个出色的研究生,发篇论文影响因子不知道能到多少。

 

他答应来,就是要见她。

但是也是在赌,看她会不会来。

 

或者讲得明白点儿,他想见她。



TBC

评论(8)

热度(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