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兔

一个伟大的人…噗ヽ(〃∀〃)ノ

【梁山】外愈(一)

梁山cp   外愈

谢谢各位对《余生》的喜欢 (●'◡'●)ノ♥受宠若惊,都是激情创作的产物,这篇也是_(:з」∠)_,你们喜欢那就最好了 (*°▽°)ノ

ooc预警
私设如山倒
剧版cut党毫无剧情可言( ’ - ’ * )
以上ok的话,食用愉快(●'◡'●)

【一】

 

梁湾醒来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半。

她感冒发烧实在撑不住朝医院告了一天的假,好好在家休养生息,准备养好精神来诚实勇敢的面对普外总护士长给她精心准备的一场相亲。

 

什么你说拒绝?

 

大外科总护士长关心你的生活,科主任都不敢拒绝你一个小小的主治想拒绝??

 

小梁医生怂字当头,没有亿万家产要继承所以不敢拿自己的职业生涯开玩笑。

 

男人,呵。

老娘现在只想暴富。

 

梁湾睡醒之后本能的打开冰箱拿啤酒,最后开开冰箱门又关上了,转头拿了玻璃杯倒了热水。她摩挲着透明的杯壁,寻思着什么时候重买一套杯子,日光灯透过玻璃辗转折射,映得她的手指擦出了淡红色的茸边。

 

闹心。

 

 

想起她和某个人第二次见面的时候,那人也是面无表情的递过来一杯热水,只是梁湾那时候一门心思沉浸在人家那张俊俏的脸里,也没顾上多去注意对方的眼里到底有没有她。

 

她后来甚至都在想,他倒水的时候大概都比看自己时专注。

 

水得一直看着,满了会洒。

他半分真心都没用,落到最后也仅剩下当时筹谋算计的那点儿不忍,只能把杯底铺平,最多不过毫米。

 

他又何必看着她。

 

心都没用,何谈满溢,何谈会洒?

 

梁小姐如今三十好几,这么多年浮浮沉沉过来倒也看开了一些事情。她平生沉迷男色,吃得亏多得数不清,在佛祖那里信誓旦旦也隔不住某个莫名其妙的时间福至心灵的惊鸿一瞥。梁湾最后也认了,老毛病改不了,但心不会用了。

 

梁医生有时候会认真的思考自己看起来真的这么好骗?搞得所有人都来她这里试一把,好像不甩她一次恋爱生涯就不算完美,她的几个前任离开她后找的下一个都携手走进了婚姻殿堂,她成了无数人感情道路上的试金石。

 

甩了她梁湾,下一个就是你的真爱。

 

再您妈的见!

 

 

梁湾咕咚了几口热水,吃了两粒阿莫西林,放下杯子准备敷个面膜好好睡一觉。

 

她贴好面膜纸,把剩下的精华铺在脸上,顺便搓了搓手,忽然觉得自己刚刚的脑内反思有一些不妥,严格来说不是每个前任甩了她之后都和和美美,上面提到的那个最后一个前任就没有,至少目前还没有,或者说在她所能知道的范围内,没有。

 

不过人家严格来说也不算前任。

 

那人的身份当不了普通人口中咬牙切齿的“前任”。

 

梁医生晃晃脑袋,指着镜子里的自己“清醒点儿,烧糊涂了你?”

 

却还是觉得不甘心,一边拿抽纸擦着落到桌子上的精华液一边嘟囔着:

 

“祝他孤独终老。”

 

烦人。

 

 

梁湾坐回沙发上,打开电视打算看看新出的网络玛丽苏偶像剧,从沙雕剧情里找找自己今日份儿的快乐源泉,顺便分享一下普罗大众弹幕里那些密集的槽点,可一边调着台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儿。

 

她在沙发上翻过来覆过去好一阵儿,最后殴打了一个抱枕泄愤。

 

梁医生坐不住了。

 

算了算了。

就这一次。

 

说服自己后她匆忙踩上拖鞋跑到镜子前双手合十,“神啊,您就当没听到我刚刚说的那句话。”

 

“孤独可以有,终老就算了——”

 

“不不不,孤独也算了吧!”

 

“您就让他好好过日子就行,碰见喜欢的就在一起。”

 

“我不嫉妒,不嫉妒。”

 

说完对着镜子深深鞠了一躬。

 

梁湾抬起头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半晌没说话,一会伸手摘掉已经干了的面膜纸自言自语小声念叨了句,“一个人是真的太难熬了些,三十年都是,何况一百年。”

 

【二】

 

张日山是梁湾的第六个名存实亡的男朋友。

也是最后一个。

 

 

梁湾最开始是被美色迷了心神,知道对方一定是有所求但还是心甘情愿的跳了坑,都是成年人,谁怕谁。她怎么不清楚张日山对自己有几分真心,梁湾不傻,至少她知道作为一个正常人即使是普通朋友,下雨了看见对方没打伞都会主动下去接,更何况她当时是他古早套路的试验品,是被撩对象。

 

 

可张日山一步都不肯动。

 

 

他就是笃定了她会来,披风戴雨,湿了她限量款的小高跟,淋的湿哒哒,后续面对39度高烧的威胁她也会来。

他不下去接不用做任何事,穿好西装带上腕表抚平领口的烫金印花,撑起伞像尊漂亮的雕像一般站在那里就足够。

 

梁湾一直都明白。

 

不值得。

 

她还不值得他弄湿他的皮鞋,踏着淋漓的水涡走下台阶,只为在她头顶撑起一把伞,只为她少淋一会雨少走几步路,多让自己走进她心里几分。

 

她还不够格。

 

 

张日山就像一具岿然不动的石像,她有时候好奇会不会有朝一日,因为什么人动了他的心,那石像裂了缝,终于肯抛开百年的桎梏枷锁鲜活的从里面走出来,那人会笑,会拥抱,会亲吻。

 

 

会给予某个女子夏日海风一般温柔的爱意。

像这世上每一对平凡伴侣那样。

 

渺小又普通。

炽热又温凉。

单纯又肆意。

 

的爱意。

 

梁湾后来在车里约他周末喝咖啡,对于对方拐着弯的拒绝她是做好了准备的,只是没想到人家直接直球怼了回来——

“我不喜欢喝咖啡。”

 

砸的她体无完肤,连摆什么表情都不知道,她本是做好万全准备不会有一丝失落或者任何乱七八糟的小姑娘的情绪,只是想不到他会来这么一句一点面子都不给留,搞得她措手不及整段垮掉。

 

 

梁湾那时突然就懂了。

 

他是真的不喜欢自己。

 

那句话还可以有后半句,这后半句在他的算计里在他铺展开来密密麻麻的计划中,还不是说的时候。

 

“我不喜欢喝咖啡。”

“也不喜欢你。”

 

 

 

“不过我们可以换个地方。”

 

张日山大概是看出来她不高兴,最后稳稳的补了一句,梁湾配合的笑了笑,眼睛又亮晶晶盛上了夏日夜空的星海。梁医生的少女感不是吹的,别人看起来她现在一定像是一个得到了心上人的应允开心的不得了的少女,就差在脑门上写三个字——恋爱中。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个冬日夜晚,在开着暖风不大的空间里,张日山分明和她只隔了不到三十公分,却让她有了咫尺天涯的距离感。

 

她走不进去。

车里一点儿都不暖和。

暖风开到最大也不暖和。

 

之后梁湾拒绝了他送上楼的增值服务,笑眼弯弯的说留到下次。

她没看到他转过身去脸上就没了笑意,张日山也没看到,她背过他走进黑洞洞的单元门,掩在无边无际夜色里的梁湾,轻轻叹了口气。

 

周围漂浮的空气裹了冷气凝成水雾,袅了白白的一团,转眼散在黑暗里。

 

这个冬天太冷了。

梁湾把围巾裹紧了些,钥匙插/进/锁孔,旋转,又是黑洞洞的屋子。

 

一个人就一个人。

TBC

评论(18)

热度(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