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兔

一个伟大的人…噗ヽ(〃∀〃)ノ

【我流凯枫】一万年太久

【一万年太久】

够了。

他曾经在空无一人偌大的酒店房间里突然说出这么这么一句。

人们总是说起朱砂痣和蚊子血,却不晓得有的情感像是可念不可说的反复勾结缠绕的红线。它不以任何一种形式固定下来,它更像是流动的,当你看见什么东西,你们一起见过的,树啊,房子啊,电线杆啊,麻雀啊,就能想起她。

要说重要么,也不是。

他从几岁就开始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好意,恶意,掩饰,串通,伪装,如今二十几的他门儿清的很,对记者的一切试图套话的问题也巧妙的有了自己的应对方式。

他拍了几部戏,和不同的演员搭档,同年龄的童星基本都是科班出身,和自己放在一起演技高下立判,不过好在是他脸皮还算厚,也终于磕磕绊绊的有所提高,他有时候会想,现在的我回去拍《少时》,大概不会和她差太多了。

他的生活里并非总是出现她。

只是偶尔。

偶尔会像片段般的想起。

偶尔,就像是坐火车时窗外飞逝的树木,快的你数不清路过了多少,模糊的拉出光影觉不出时差。

他曾鼓起的最大的勇气,是在发布会上让出她的位置,是在还能无忧无虑不需特意接梗就能靠着纯真单纯参与综艺节目时,在她的介绍后接一句“学霸”,眼睛弯弯的冲着同样月牙眼的她摆手,是在她微博沦陷的时候删了写写了删的“对不起”。

是《水星记》。

是他梦里曾出现过的有她的未来。

是偶尔。

他后来合作过很多同龄的女孩子,能成为演员的姑娘底子自然不错。他也觉得她们漂亮,对戏时入了戏也会有好感,只是有一些不一样。

他说不上来。

她们好看,活泼,像每个20岁的姑娘那样晶莹透彻,明媚可爱。

他说喜欢长头发的姑娘。

说白了当时除了真的是在回答问题,也算是若即若离的给了个暗示,他抱着极大的侥幸心理,因为根本不知道人家会不会看他的采访,但他还是故意这样说了。

“喜欢长发还是短发的女生?”
“长发。”

不假思索,说一不二。

眼神甚至都酿出了笑意,像是联想到什么带着些宠溺的义正言辞。

说的自己都快要信了。

她的头发却越剪越短。
少年气越来越重。

他有时候觉得莫名其妙。
真的莫名其妙。

时间总是巧合的不得了。
就在他做完那个网络上的小采访之后,她的头发好巧不巧的剪短了。

那个时候的队长还不明白,后来随着交集越来越少,他发现即使是这样,像是隔空喊话一般,她也会似有似无的背着自己的采访问题的答案来,巧合连续发生三次很难算是巧合了。

少年年少时的勇敢渐渐的因为圈子的桎梏收敛了些,他不再有意无意的发些和她文字风格相近的微博,到了拍偶像剧的年纪,那拍,和女演员的合照也放,没在怂的。

每个合作的女演员,同龄的也好,前辈也好,出于礼貌客套也好,工作需要也好,全都加了关注,然后顺理成章互相关注。

唯独一个无法分类的,关注不了。

避嫌?青春偶像剧都敢接,偶像剧的女主都敢关注,微博互动也照常不误,避嫌?

不存在的。

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引去别处,而那唯一的一个名字,要在心中默念一次,输入法记住数百次,指尖发颤一次,才能在微博搜索栏里轻而易举又犹豫不决的打出来。

然后像是做贼一般的逛那人的微博。

他曾试图在她的微博里寻找自己的蛛丝马迹,乐此不疲的翻到了16年。
未果,寻病终。

现在的他不翻了,也不搜了,只是输入法还是记得,微信没有特别分组,没有置顶对话,却还是有藏在茫茫通讯录里的那一个——收到消息能让心漏跳一拍的人。

她和她们有什么区别,他也说不上来。
现在的他也没想通,简单的归结为首因效应。
因为是第一个,又合作过很多次,所以记得很清楚,所以偶尔会想起。
他从来不深究原因,他也不说害怕。
不说,不承认。

她疏于回应,他开始还沮丧,后来却像是突然明白一样,不要她的回应。

少年时期的无畏和天真是太好的天然保护壳,他握过她的手,短暂而温柔。他们并肩玩过秋千,在日本的海边聊过天,他们同框有着越来越美好的身高差,他越来越不怕,也越来越怕。

那个时候的夏天想不起闷热,空调,一趟赶完一趟的日程,只是绿油油又带着潮热的空气,蝴蝶结发绳束起的柔顺的头发,晃荡的秋千卷过微甜的暖风,晚上7点30分的大海,还有在我身边矮我一头眉眼弯弯的你。

一万年太久。

后来没再合作过,她却变成普通日常的每个偶尔,每个瞬间,每个有时,每个不经意。

又每个理所当然。

不是朱砂痣蚊子血白月光。
是无法分类的,像是缠绕连接的红线之类的。
生命的每一个瞬间。

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那句“够了”就脱口而出。

然后拿起手机马不停蹄的打开微博,关注,特别关注,最新微博下边留言,一气呵成。

3分钟之后,他突然体会到了女生买口红不知道怎么挑色号所以多买一支的那股冲动感,后知后觉但却一点儿都不后悔。

“叮咚——”
【来自特关的微博——
今天开始………准备迎接长发的日子——】
配图,长发的张子枫。

她没有剪头发的,后期也好,假发也好,她真的没再剪。
从那个采访之后就没再剪了。
“叮咚——”

【您的特关关注你啦♬︎*(๑ºั╰︎╯︎ºั๑)♡︎】
【您收到了一条私信(๑❛ᴗ❛๑)】

他在昏暗的酒店房间里,手机苍白的光打在脸上,笑得一点都不矜持,花枝乱颤虎牙着凉。

局外人觉得是恐怖片,当事人在演偶像剧。

【来自张子枫的私信: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没在怕的/doge。】

惊喜是长头发,短发是骗你的。
我偷偷看过每一个你的采访,也有时气成河豚,但还是当你故意的,选择无比大度的原谅你。

我和自己打了个赌,如果你往前走一步,我就不躲了,也陪着你往前走一步,甚至一直走下去都可以。

一万年太久了。

你只是偶尔,有时,好巧不巧的出现——

出现在我生命的每一个瞬间里而已。

评论(18)

热度(101)